翻译名师 王正

博士,副教授,任教于上海外国语大学,长期从事翻译研究、翻译实践和翻译教学,具有丰富的口笔译实践经验。

以下是王正老师为大家分享的精彩内容

据《每日经济新闻》2013年5月3日报道,日前,雪佛兰全新SUV车型Trax的一则视频广告,因歌词带有对华人歧视的内容而引发媒体和诸多网络用户的“集体抗议”。通用(中国)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针对这则广告,昨日(5月2日)通用汽车发布了声明,对中国消费者表示歉意。”该声明称,“已经在全球范围停止播放雪佛兰Trax的广告。”

那么这个广告当中究竟是什么内容激起了中国消费者的集体抗议呢?原来该广告视频采用了歌手Parov Stelar去年发布的单曲Booty Swing,该曲翻唱自1938年Lil Armstrong及其爵士乐队的歌曲《东方摇摆》(Oriental Swing)。这首怀旧歌曲充满异域风情,歌词涉及阿拉伯酋长、中国姑娘、日本艺妓、吉普赛大篷车、东方圣哲等形象,其中涉及中国部分的歌词如下:

Now, in the land of Fu Manchu,
现在,在傅满楚的土地上,

The girls all now do the Suzie-Q,
姑娘们跳着Suzie-Q舞步,

Clap their hands in the center of the floor,
在地板中央拍着手,

Saying, "Ching, ching, chop-suey, swing some more!"
唱着:“请,请,炒杂碎,继续摇摆!”

歌词中Suzie-Q是20世纪30年代时兴的一种舞步,ching来自汉语“请”的音译,chop-suey“炒杂碎”则是在美国流行的典型中国菜名。而最刺目的词汇则是Fu Manchu(一般音译为“傅满楚”,但按威妥玛式拼音的读法,“傅满洲”似乎更为合适)。傅满楚是英国作家Sax Rohmer于1913年出版的小说《傅满楚博士之谜》(The Mystery of Dr. Fu-Manchu,美国版书名为The Insidious Dr. Fu-Manchu))中的主人公。该人物形象阴险猥琐,是西方早期对华人种族歧视的典型代表。在该书第二章结尾,Rohmer这样描述他:

“Imagine a person, tall, lean and , high-shouldered, with a brow like Shakespeare and a face like Satan, a close-shaven skull, and long, magnetic eyes of the true cat-green. Invest him with all the cruel cunning of an entire Eastern race, accumulated in one giant intellect, with all the resources of science past and present, with all the resources, if you will, of a wealthy government-- which, however, already has denied all knowledge of his existence. Imagine that awful being, and you have a mental picture of Dr. Fu-Manchu, the yellow peril incarnate in one man."
“不妨想象这样一个人,瘦高,耸肩,像猫般灵巧,长着莎士比亚式的眉毛,撒旦的面孔,秃脑壳,细长眼,闪着猫眼的绿光。想象一下整个东方民族的残忍狡诈之术集于他的头脑之中,想象他通晓古今所有科学技术,甚至可以——如果你愿意——调动一个富国可以调动的所有资源,但这些依然无法穷究他生平的所有信息。想象这样一个邪恶的家伙,你的头脑里就会出现傅满楚博士的形象,将‘黄祸’集于一身的形象。”

如此狰狞恐怖的“黄祸”形象代表了义和拳运动之后,西方对中国人的敌视和偏见。因此,Trax车型广告曲中涉及“傅满楚”实属不该。

当然,重新审视雪佛兰的Trax车型广告视频,该广告的灵感倒是和中国当下流行的“穿越”不谋而合:一位上世纪30年代打扮的英俊绅士从老款雪佛兰车里下来,一转身,一辆炫酷的21世纪新款雪佛兰Trax多功能越野车穿越时空停在身边,数码仪表盘和高科技令他目不暇接,舞池中新生代美女令他心醉神迷。来自30年代的怀旧爵士歌曲被歌手翻唱出了21世纪的感觉,正好蕴含了雪佛兰近百年的品牌历史。整个广告创意尚属上乘,可惜歌词中的“傅满楚”这一败笔让通用汽车狼狈不堪。

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西方对种族主义态度的演变。过去,针对黑人、亚裔等“少数族裔”的歧视可谓司空见惯,即使享誉天下的小说《乱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也不无对黑人的歧视。而以“傅满楚”为代表的“黄祸”(the Yellow Peril)形象则体现了对亚裔尤其是中国人的歧视,所以1938年的《东方摇摆》歌曲中出现“傅满楚”一词不足为奇。而随着民权运动的发展和社会进步,种族主义渐渐土崩瓦解。如今在西方,发表种族歧视的言论或广告是极其严重的错误行为。若公众人物口不择言,对特定种族进行言论攻击,往往会引发严重的公关危机。近年来,涉及辱华言论的风波最著名的当数ESPN对华裔NBA球员林书豪(Jeremy Lin)的点评。

2012年2月18日2点30分,ESPN的移动平台网站头条出现了关于林书豪的文章,但标题为“Chink In The Armor”。chink是指“缝隙”、“裂口”,习语a in sb’s armor是指性格或言论中的弱点或缺陷。但重要的是,Chink一语双关,也可以翻译为“中国佬”,即对中国人的蔑称,这是一个带有很强种族歧视的词汇。该标题悬挂半小时后即撤下,但ESPN还是下狠手整顿,负责移动平台头条新闻的有关雇员已经被解雇,而有关主持人则接受了停职30天的处理。

据网易体育报道,辱华事件在NBA时有发生,在姚明时代和易建联时代,都曾经出现过。2004年1月,篮球明星出身的电视主持人Steve Kerr称姚明为“Chinaman”,事后他向姚明公开道歉;2009年11月7日,NBA解说员Rick Kamla在提到易建联的时候,也用了“Chinaman(中国佬)一词,NBA TV随后道歉。在英文中“Chinaman”和“Negro”(黑鬼)的用法是相同的,都表蔑视,带种族歧视。

Chink、Chinaman、Fu Manchu等词带有极强的种族歧视色彩。著名歌星王力宏却将自己的“中国风”歌曲风格称作“chinked-out”,作为从小在纽约长大的华人,他的这一做法实在令人诧异。面对质疑,王力宏不得不在微博上辩称,“……希望重新定义这个字……可以让它转意为一个很酷的字。绝对不是指负面那层意义!”也许王力宏希望借自己的实力来改变这一词汇的种族主义含义,赋予其积极的正面意义,正如nigger这一贬义词也可以变成很“酷”的新含义,但这一做法注定引发诸多争议。

此外,还有一些戴有色眼镜者公然发表对中国的歧视性言论,甚至用中国人的发音弱点来取笑,引发了华人的抗议。较为著名的有两次风波:

一次风波是CBS旗下一则广播节目引发的。“狗窝电话秀”(Dog House Prank Calls)是CBS下属WFNY-FM之声的一档招牌节目。在2007年4月5日的节目中,两位主持人打电话到一家中餐馆,要求订餐。

(节目主持人 Jeff Vandergrift (JV)、Dan Lay (Elvis))

在与餐馆雇员6分钟对话中,两人故意发音不准,把“虾炒饭”(shrimp fried rice)说成“虾盖虱子饭”(shrimp flied lice),并说要看接电话女店员“火辣辣的亚洲屁股”(hot Asian spicy ass)。其中许多污言秽语不堪入耳,这次节目引起众多华裔听众的愤慨。迫于压力,CBS宣布将两位主持人杰夫和埃尔维斯解雇,并将“狗窝电话秀“节目停播。

另一则著名的辱华言论发生在2008年。CNN著名主持人Jack Cafferty在2008年4月9日的新闻评论节目The Situation Room中发表了一番针对中国的言论:

Well, I don't know if China is any different, but our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is certainly different. We're in hock to the Chinese up to our eyeballs because of the war in Iraq, for one thing. They're holding hundreds of billions of dollars worth of our paper. We also are running hundred of billions of dollars worth of trade deficits with them, as we continue to import their junk with the lead paint on them and the poisoned pet food, and export, you know, jobs to places where you can pay workers a dollar a month to turn out the stuff that we're buying from Wal-Mart. So I think our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has certainly changed. I think they're basically the same bunch of and they've been for the last 50 years.
好吧,我不知道中国是否发生了变化,但我们和中国的关系肯定变了。由于伊拉克战争等原因,我们抵押给中国人的东西堆积到了和视线平齐的地步。他们手握数千亿美元。我们和他们之间积累了数以千亿元的贸易逆差,而我们还在不断进口他们涂着含铅油漆的垃圾产品和有毒的宠物食品,却把工作机会转移到你可以给工人一美元月薪的地方,来炮制我们在沃尔玛买到的东西。所以我认为我们和中国的关系肯定变了。我认为过去50年以来,他们基本上还是同一批打手和恶棍。

此番言论是对中国赤裸裸的污蔑,其中最刺眼的当数goonthug两个词汇。goon一词在美国英语中常指”打手“;thug一词源自印地语的”thag“,是指一些崇拜印度教迦利女神的教徒。据《大英袖珍百科》介绍,迦利一般都与死亡、暴力和性联系在一起,通常被描绘成面目黝黑、丑陋、身沾血迹的巫婆。她的四只手里分别握着剑、盾、从巨人身上割下的头和为勒死人而用的绞索。她几乎赤身裸体,胸挂髑髅环、腰束断手串成的带。19世纪在印度中部的偏远地区,部分拜迦利的教徒扼死旅客,用尸体向她献祭。后来这一邪教最终被英国镇压,但thug一词从此传入英语,成为恶棍和暴徒的代名词。

此番言论一出,引发了全球华人的抗议浪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也数次予以强烈谴责,要求CNN及Cafferty收回有关言论,并向全体中国人民道歉。对此,CNN于4月16日发表声明,狡辩说他所污蔑的是中国政府而非中国人民。靠着这一抵赖说法,Cafferty逃过一劫。

当然,金其斌在《英语世界》2013年第3期的文章中考证说,Chinese一词本身就带有一定的贬义,这也反映了西方对中国长期的误解和偏见。幸运的是,种族歧视者已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而中国的和平崛起也给了世界重新认识中国和中国人的机会。希望每一位中国人都能够挺起胸膛,不卑不亢地与世界人民平等交流,对辱华的言论和词汇勇敢说不,争取自己的平等话语权。另一方面,长期依赖低端制造业的中国商品在质量上确实与发达国家产品有一定距离,引发的问题使得“Made in China”屡遭诟病。因此,积极提高知识水平和创新能力,促进产业升级,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重塑中国产业的形象,也能够让西方人刮目相看,从而消除对中国的傲慢与偏见。